2019年5月25日

生活逐渐有了新的规律,每周锻炼4次甚至更多,不过目前体重和脂肪含量有所增长,还需要积极调整饮食结构,增加运动量。两周出差上海一次,进行一些必要的沟通,按部就班工作等待时机,周末基本上以孩子为主,会带她出去一两次。每天白天在公司有空的话会用kindle阅读一些散文,篇幅短小不会沉浸,遇到吸引人的辞藻随手标注下来,希望有朝一日能一一回顾。晚上回家在孩子睡后看一些实体书,再有精力的话研究一些技术相关的方向,希望能看到趋势,提前把握下一个风口。

今天前往民族大学见了上学期资助的同学们,争取尽快梳理出继续资助的人选,早日发放助学金。这次资助的学生很多都是2000年之后出生的了,再过几年学生家长应该是和我们差不多大了,面对生活窘迫的同龄人的子女时,不知道心态会是什么样的。难以想象我们这一代人没有去上大学没机会走出贫困地区的人面对的是怎样的世界。

魏小夏能不知疲惫的飞速爬行很远了,自己可以坐在小凳子上以及扶着东西站起来,其中掉了一点不知是因为最近消化不好还是运动多了。她一度非常愿意叫爸爸,这几天又变得没那么积极,不过总是在认知和表达能力上有了很大进步。

2019年4月14日

魏小夏成长很快,目前已经能比较顺利的爬行一段距离了,而且对于自身情绪的控制能力还是有所提高的,今天去公园一个小时也没有大规模爆发。有时觉得每当人生前途迷茫的时候,我会回顾过往的经历,反思不足和成果,今后遇到这种时候也许会更多去回顾魏小夏的成长吧,这一定会令人感到很欣慰。

没有找到引人入圣的书籍,断断续续阅读西方现代思想丛书,比较晦涩不能有效体会其中思想,《企业家的尊严》这本书结合时下流行的996去思索是很有意思的,不过我还没行程可以用文字描述的系统思维。另一本在看的书是《开放社会及其敌人》,看了豆瓣上的短评之后,我估计我不太能看完以上两本书吧。

天气转暖,锻炼身体坚持到了每周4次,身体状态应该能保持住,不过总体还是欠缺无氧运动,后面还是需要加强。对于行业公司和自身前途的思索还没什么有效的结论,工作中还是在学习和适应的阶段,对于外部环境也欠缺和有识之士的交流,如果工作真的也变成了简单的重复,那还不如去开出租,因此还是需要继续思索和探究。

终于把TLF基金过去一段的工作进行了整理,本学期的业务亟待开展。

2019年清明节

姑姑最终还是走了,回顾她的晚年,遗憾颇多,一些事情没看开最终导致了悲剧。生者也早有思想准备,她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躺了两年多,就算是了却了一件事吧。

为了给魏小夏更大的生活空间,于上个月中旬租了一个较大的房子,搬离北沙滩7号院时,也是一场唏嘘,虽然还没卖房,但是估计不太会回去住了,也算是告别了一个时代。

再次回到腾讯工作,一年来原部门的变动很大,大家都有颇多的感慨,连我自己都不能确定是否还能忘记过去重新开始。

亲人的离开,搬家,工作的变动,这一切交织在一起使我还没找到一个合适的节奏去适应这些。时而会有人到中年的感觉,但是好在还拼的动。

2019年2月24日

在北京陪着魏小夏度过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春节,她的每一天似乎都是一样的吃睡,父母却在春节假期过得一天比一天艰辛,两个人带一个10多kg还不会走的婴儿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大年二十九送父母们去机场参团冰岛游,之后便是折磨的开始,大年三十,大年初一去带去朋友和老姨家吃晚餐表现正常,大年初二和同学在金鼎轩聚餐,困到一定程度之后直接俩椅子一并睡着了,给了我们宝贵的时间吃饭聊天,想想都感激涕零。周四竟然就靠配方奶跟我们走了两家亲戚,到了陌生的环境并没有直接放声大哭,只是通过暗中观察慢慢适应,比起前几天已经是成长了不少。

锻炼身体没什么规律,篮球很久没打了,不过体检下来各项指标也都还好。实体书几乎看的都是育儿相关的,主要是身体和心理发育这两个方面,也算是有些收获,然而魏小夏现在还不足以用来检验真理。kindle上的其他书籍看了个断断续续,还没来得及全面总结。对于房产和股市投资进行了适当的研究,然而也仅仅是在A股进行了实际操作,收获不大。对于室内陈设进行了大幅的调整,腾出了一些空间给魏小夏活动,目前的房屋面积我觉得能够再支持几年。

流量地球是一部有意思的电影,然而现在也没什么时间深究,看电影只能算是一种放松吧。希望今后随着魏小夏成长,能有效安排时间,腾出空来打打篮球。北京终于下雪了,也并没有带她出去体会,现在气温已经回升,魏小夏迎来了她人生的一个春天。上周日去了一趟儿研所,感受到医疗资源之匮乏,也许是因为春节刚过不久,还是一个可以忍受的状态。想给她买个域名等长大了送给她,也不知道到时候的互联网是什么样子,不如到时候再看吧。

2019年1月20日

已经是一月下旬,终于开始写2019年的第一篇,魏小夏小朋友茁壮成长,虽然依旧比较懒,但是还是学会了很多新的技能,目前可以熟练的翻身以及稳定的坐在床上。她还会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也开始吃一些奶粉之外的食物,一切都昭示着进化的秩序。食量屡创新高,身高体重倒不爆发性增长了,这样即便还是很粘人,对于抱着她的大人来说,总体负担还是可控。昨天夜里终于睡了整宿,从12点左右到今天早上7点多,作为她的家人我们都很欣慰。

最近断断续续看了很多书,散文随笔、历史、经济、心理学相关的都有,种类繁杂,也都一一做了记录,从方向的指引和经验的借鉴上说并没有太多收获。我觉得我已经深刻领悟了国外畅销书的凑字套路,因此看完《人类简史》之后其他简史我看了两眼就放弃了。值得一提的是一本叫《无条件增长》的书,内容算不上空洞无物,比那种摘抄各种博客文章的书还是强一些的,但是行文模块化非常明显,字里行间透着一种为已有的结论拼凑论据的勉强,而且据说书还没出版在豆瓣上已经开始刷分,比起国外的套路,国内的下限更低吧。

工作时间欠缺干劲,从知乎和其他地方刷了很多不相关的知识,比如于敏和氢弹的构型,耿彦波和大同等等,倒是带来了不少做人做事的启发。体育运动已经没什么规律,很久没有打球了,也有两周没骑车了,跑步还在坚持。早几天看了哈登绝杀勇士的比赛直播,以及今晚早些时候看了费德勒的比赛,他止步澳网16强,内心会随之激动和唏嘘,竞技体育还是能带来一些触动,要不然生活会越来越单调。

2018年12月9日

几经周折,终于收到了这学期民族大学发过来的材料,家庭年收入不到一万元的还是有一些,其实即便超过一万元也并不够供养一个大学生的,况且很多家庭中还有人需要花钱治病。国家的贫困标准应该是年收入3000元,我手里拿到的学生资料确实都不够建档贫困户。即便2020年完成了扶贫目标也只是阶段性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还很长。地区间发展的不平衡看来还是长期存在,也许应该找时间跟着支教队出去看看了。

11月16日回韩家川住了一晚,已然入冬天气寒冷,因为很久没回去住过,所以即便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还是下决心出去走了走。当天白天在家带孩子,魏小夏一天一天长大,让我感受到自己在一天一天变老,晚上看着院里很多东西还是多年前的样子,立刻有了一种“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的感觉。

天气转冷锻炼频率变低,每周末争取骑行5km以上,但是没找到骑行的方式,速度上不去,心率也上不去,也许有朝一日找些朋友一起骑行一下看看,学习提高一下。昨天见到了白老师,天气寒冷但温暖人心,又聆听了许多教诲。

2018年11月4日

明天即将年满35岁,听上去像是一个里程碑,然而飞逝的时光已经使我麻木,那应该只是普通的一天吧。我公司业务毫无起色,我渐渐理解了那些全职父母的精神寄托,职业很多时候毫无发展,然而小朋友总会长大,大多数时候也会是一天比一天好。魏小夏大多数时候很好带,只是晚上入睡有一些困难,除了趴着和抬头其他的技能没什么大的收获,希望能有一天突飞猛进学会翻身吧。

进入了秋天,上周空气质量开始转差,想是经济下行导致落后产能淘汰步骤趋缓,而且随着天气转冷一些地方开始供暖,估计这个冬天环保得适当让路了。很久没去森林公园以外的地方游玩,好在森林公园四季不同,每年也都有一些植被的调整,总之去了多次还没有太乏味吧。上周带魏小夏去了森林公园,下车之后她就在背带里面一直呼呼大睡,时不时还得摸摸她的手看看有没有反应,怕她憋死。

开发了新的锻炼项目——骑车,车是入门级的山地车,每个周末有时间的话绕着林萃路和森林公园西边的部分骑一圈大概5km左右。今天和大学同学们一起去看了罗天一,每次去都还是唏嘘不已,这些年总会时不时的忆起他,感慨生命如此脆弱。参加今天活动的同学们大多生活尚可,虽然大家也都毕业十多年了,不过可以看到踏踏实实工作总会越来越好,可惜天一无法体会到这些年的发展了。

2018年10月7日

魏小夏已经出生100多天了,算是茁壮(肥胖)成长吧,最近体重倒是长的比较慢了,这个月内大概没长超过两斤,目前已经16斤了。每到晚上19点左右就开始闹觉,她还特别喜欢让人竖着抱她,抱久了略显吃力,夜里我能独自照顾她几个小时,大概从23点到第二天凌晨4-5点吧,她一般要醒2-3次,基本上的方式就是利用她已经形成的条件反射,在没彻底饿醒的时候赶紧喂上奶,间隙中换尿布,这样可以基本每次喂奶可以控制在30分钟之内,如果第二天不用很早起床的话,一晚上哄她2次的话还能熬得住,不过一整夜我估计还是难以支撑的。

国庆期间没法外出,带着魏小夏去看了两位太姥姥,也去了她爷爷奶奶家,爷爷奶奶非常喜欢这个还不懂人事的小胖子,这点令我比较意外,原以为他们已经看淡了这些人类之前的情感。因为要在家带孩子,家庭的聚会没去参加,之后听说几位长辈的身体大不如前,不禁感慨世事无常。往年都有亲友送票,我们能去看看中国网球公开赛,今年也没有这个机会了,不过这几天去了太多次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跑了很多,也跟爸妈一起把魏小夏带去了公园,这是她人生第一次去公园呢。

9月中旬处理了TLF基金的事务,一直坚持从事公益事业也是这些年来的比较大的收获。国庆期间原计划回韩家川见几位同学,也没什么机会,有了孩子之后真的是行程难以把控了,晚上带孩子的间隙就是在家看书,《耶路撒冷三千年》基本就是纷争不断,看到三分之一左右看不进去了,倒是史铁生的书可惜细水长流断断续续一直看,是要考虑买一些kindle上的小说消磨时光了。很久没有打篮球了,只能晚上在球场熄灯之前,间歇去生物物理所球场投投球,等魏小夏打了之后争取恢复内场的篮球对抗吧。

2018年9月1日

从上大学时就会下午或者晚上在操场跑步锻炼,和篮球足球相比跑步的门槛较低,所以这些年即便搬离了韩家川,也坚持了下来,算是成了一项习惯吧。刚工作的时候都是睡前下楼跑一圈,有时候也会带着足球,月明星稀偶尔会有巡逻的战士和加班完事回家的军官,我和他们并不生活在一个世界里,也总是并行不悖的擦肩而过,甚至互相都没什么左顾右看。再到后来发现足球鞋实在不适合跑步,便开始选购跑步鞋,第一双鞋是Nike Air Zoom Structure 13,在那个跑步还不盛行的年代少见的全掌zoom air,一直穿着跑步很多年,目前还能凑合穿。上了年纪之后,总是想冲破约束,总感到篮球鞋太沉,于是平时也开始穿跑步鞋上下班。

北沙滩一带虽说是人口密度不大,但是总归是市内,比韩家川大院要繁华许多。即便是晚上11点出去跑步,也能见到三三两两的行人。路线基本是固定的,就是绕着国奥村小区跑一圈,国奥村也算是知名高档小区了,但是到了夜间也不是那么光鲜。这些年来晚上跑步遇到的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在路口处烧纸,弄得乌烟瘴气,污染环境,为了图省事就在路边烧个纸祭祀先人简直是对先人的侮辱,可惜执法成本太高,要不然真想投诉到12345。

跑步时偶尔能碰见代驾找我问路,去某某餐馆怎么走,国奥村门口一带不乏高档餐厅,也能看到三三两两的代驾抽着烟交流人生经验,还能看到穿着西装笔挺背着笔记本包的人们抱头送别同时代驾艰难的把电动小车放进他们车里的后备箱,看上去是人情冷暖落差很大,实际上也是市场经济下的各取所需,总比铤而走险酒驾上路要强。然后就是常能碰见一些也在跑步的人,偶尔会相互看一眼对方脸上的疲态,找找自身的欣慰。遛狗的,成群结队下班的餐馆员工和中介,骑着共享单车巡逻的小区保安,中科院的学生,世界很大,却没有心力想《我与地坛》中描述的那样思考每一个碰见的人的来龙去脉,也许真有时候思考这些的时候我已经老了。

国奥村往东看去原是一片空旷,几年前奥林匹克塔建成,夜里的灯光算是一景,我常常觉得这种人工景致总是会显得突兀,然而整个奥林匹克核心区不也都是人工景致么,仰山都是用施工挖出来的土堆砌的。近年国奥村东侧开始兴建亚投行总部,声势浩大,向东看去连奥林匹克塔都被挡上,只能看到最高处的五个圈,开工之后总能看到拉渣土的车在夜间闯灯乱开,人在这些国家战略面前总是显得渺小,也许是这些战略离我们的生活太遥远吧。

2018年7月16日

人生步入了新的阶段,魏小夏小朋友于6月21日上午出生,出生时3460g目前已经4300g还多,成长的很快。目前魏小夏还没有自己的感知和交互,处于吃拉睡的循环中。生产的过程比较周折,破水、催产、人工破水、剖腹产,能经历的一次性都经历了,过程中很多时候我们觉得嗷嗷嗷啊啊啊要完了,在医务人员看来都不是事儿,完全可控分分钟搞定,个体耐受力之间的差异以及医务人员的见多识广之间有不可弥合的差距,要不是私立医院服务尚可,估计是忍不下这一趟的。

魏小夏小朋友目前在茁壮成长中,夜里大概要醒3-4次,喂饱了基本就能立刻睡下,也有一些新生儿常见的问题比如胀气,不过这些随着一天天长大应该都能缓解或者消失。同时她也承担了一部分作为爸爸的大玩具的功能。鉴于工作中奇闻异事太多,每天回家看看小孩还算能治愈一下,这大半年虽然工作上几经周折,人生上总算是进了一步。

其实孕期最后一段时间的生活非常值得回忆,每天都是能早些下班回家散步,周末用腾讯视频看看电影,晚上打打游戏看看书,这种日子估计一去不复返,再出现估计是退休之后了。另外,《无问东西》是一个不知所云的电影,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人会看哭,几年前的电影没什么明确的立意,虚假夸张的特效,浪费了我们的时间。